辦公室政治,這個真的可以沒有!
作者:鄧州門戶網 日期:2015-05-21 瀏覽
西格蒙德·弗洛伊德認為,盡管人類是社會動物,但是與他人共同生活并不容易。他將人類比作冬天的一群刺猬:它們需要緊緊相依以抵御寒冷,但如果靠得太近,就會刺傷彼此。正是這一規則,統治著辦公室政治的動態。

一切組織都有政治性,從某種程度上說,這一特質將永遠存在。究其根源,在于人的心理。首先,工作包含著與人打交道,這意味著在他人所求與我們所求之間取得折衷,而這往往是一場零和博弈。其次,人類是情感動物,會因潛意識需求而行之偏頗,充滿著不安全感。正如偉大的戴爾·卡耐基(他或許比任何人都更了解政治的藝術)曾經所觀察到的:“當和別人打交道時,記住你是在和情感動物進行交流,而非理性動物?!?/span>

于是,辦公室政治往往凌駕于正式的組織角色之上,綁架了關鍵的組織流程,讓簡單的任務變得復雜而冗長,讓企業變得效率低下,讓人們變得疲憊不堪,導致相當大的工作壓力與倦怠。某種意義上,我們要將政治視為一種不可避免的自然力,我們必須適應它才能生存下來。

這一關于辦公室政治的進化論觀點,是由心理學家羅伯特·霍根(Robert Hogan)首次提出。通過觀察,他發現潛藏于工作場合人際關系之后的普遍動機可歸結為三項基本的進化需求,或者說“基本目的”。首先,是與人相處的需求,它促進了合作,讓我們成為了群居動物。公司,就如同現代版本的狩獵部落,提供了一個群聚與緊密聯系的主要環境。其次,是出人頭地的需求,它源于群體內的權力斗爭。有些人更想要、也更能夠控制一個群體,但他們的權力遲早會受到其他群體成員的挑戰,從而引發了內部競爭與摩擦。此外,群體成員想要得到領導者的認可與愛的這一渴望,也會導致緊張氣氛,從而讓群體成員為了爬上更高等級而彼此斗爭。

最終,群體尤其是像企業一樣的大型群體,為個體們提供了一個能夠尋求意義的正式系統。那就是一個知識生態系統,它就像一個鏡頭,我們通過它來觀察世界??悸塹餃嗣槍ぷ韉氖奔涑ざ齲ú簧儆諶種壞某贍曄奔洌?,企業對滿足第三個進化需求,也就是尋求意義來說,至關重要。

所以,這意味著辦公室政治是在所難免的嗎?如果我們無法消除政治的影響,就不妨干脆鼓勵它的發展嗎?

未必如此。放任的辦公室政治對企業有著腐蝕性影響,承認這一點很重要。領導者們可能很難意識到這一點,因為大多數企業,都會提拔那些在政治上很有悟性的人,經理和高管們傾向于保持而非抑制辦公室政治的存在。如果你因為進行這個游戲而獲得獎賞,你當然不會有停止這個游戲的念頭。但對于大多數雇員來說,政治昭顯著“應該被完成的事”和“真正被完成的事”之間的矛盾,讓他們個人的犧牲與努力退居其次。這讓很多雇員士氣低落,只會在對抗老板或上級領導時團結一致。這種情況對公司而言絕非好事。

相反,在政治影響較小的公司里,領導者們通過管理群組間的緊張關系來促進團隊表現,乃至于提高企業效率。要做到這點,最好的管理者認識到辦公室政治背后的心理學基礎,相應地做兩件事:他們管理自己的行為方式,同時,他們對如何激勵他人小心翼翼。這些管理者被認為在政治上保持中立,在言行方面表現出高度一致性。同時,他們很擅長在員工完成要求的任務時獎勵他們,在員工未能完成任務時讓他們負起責任。

好的領導者著眼于在操控辦公室政治時需要的人格特征的光明面:社交技能、情商以及直覺判斷。他們意識到,在雇員眼里,他們越是神秘、自私、虛偽、高高在上和無能,企業就越是會變得更具政治性。因此,他們努力留給他人能干、坦率、平易近人與無私的印象。

為了激勵雇員更加努力,他們避免讓員工彼此對立,相反,他們著眼于超過最普遍的對手:公司的競爭者們。他們會清晰地宣布一項有意義的使命,一個能夠激勵人們、讓他們產生共鳴的愿景,以實現一個共同的目標。這就使得團隊關注于擊敗競爭者,而非成員彼此內斗。
大乐透中奖奖金计算